全面啟動一片起始於導演的一些夢境,全面佐以精神、心理層面的論點,發展成本片的重要元素:心靈犯罪。開頭第一場戲,喜歡動腦的觀眾自然開始利用對劇情本事的粗略暸解,或預告片中透露的模糊角色關係,來猜想第一場戲的作用,而像我一樣常被劇情牽著鼻子走的觀眾,可能頂多留意Cobb手中把玩的小陀螺而以。而接續的第二場戲隨即帶觀眾進入爾虞我詐的心靈犯罪交易,但Inception的夢境技法也才要開始華麗上演而已。這個段落開始我必須說,誰能忘記Mal這個搶眼的角色呢?當然在第一場戲中早已垂垂老矣的齋藤(渡邊謙飾演)返老還童就又是另一回事了。隨著Mal精準的亂入(),機警的齋藤也發現了心靈犯罪(剽竊機密的陰謀),而這群夢境大盜也因為上一層的敲擊喚醒(Kick),而回到了與富翁共處一室的現實(配合Cobb落入浴缸的大水秀果真夠有效果)。當然,在夢境裡面千萬不要輕易相信你已經醒了,仔細爭取時間,因為這些高手的完美偽裝中,總有機會有地毯搞錯材質的破綻,這時隨著Cobb一行人和齋藤回到列車上,還身陷五里雲霧的觀眾也總算慢慢瞭解剛剛的一切僅是心靈(夢境)犯罪的過程。

全面啟動一片由一連串的心靈犯罪設定中,帶領觀眾進入植入想法(Inception)的序曲,後續隨著劇情發展,也不疾不徐的透過齋藤的任務要求,逐漸帶出一場心靈犯罪所需要的團隊成員。考柏Cobb - The Extractor(竊取者)、亞瑟Authur - The Point Man(守門人)Ariadne - The Architect(造夢者)Eames – The Forger(偽造者)、齋藤Saito – The Tourist(遊客)、費雪Fisher – The Mark(標的)Yusuf – Chemist(化學家)、莫兒Mal – Shade(夢遊者)。看似陣容華麗而複雜,各自扮演關鍵角色撐起全片的故事。

其中令我印象最深刻的非Mal莫屬,是Cobb在片中最大的牽絆,神出鬼沒的幽影看似回盪在Cobb心中,但猶如Ariadne潛入Cobb夢中所體認到的事實一樣,更精確的來說Mal更像是Cobb身陷無法挽回妻子生命的悔恨的積累,像是被Cobb潛意識囚禁一般的成為記憶夢境中的幻影,從光明面來看劇情,除了透過Inception這個任務,Cobb得以一搏爭取回家看看朝思暮想的孩子,更深層的意義在於他到底能不能偋棄心中的愧疚,讓Mal從他夢境的繾中真正被釋放。而從事實面來看,在Ariadne的逼問之下,Cobb也才真正吐實,全盤托出他對Mal植入想法到情況惡化,一發不可收拾。雖然在第四層夢境中(CobbAriadne援救Fischer的戲),抽絲剝繭的結果Cobb認為他對Mal植入的想法是最大的肇因,但對於夢境過度的依賴,一如Cobb所言在夢中與Mal一晃眼50年的光陰,從年輕到白髮,夢境就像一行人去尋找化學家Yusuf那場戲裡,Cobb映入眼簾所見到的夢境成癮者一樣,把夢境當成了現實。縱使有植入這一切都不是事實的這個想法,但隨著時間的流逝,讓兩人(尤指Mal)逐漸難已承認現實與夢境的界線材是主因,配合著陀螺不停轉動的催化而變成一場悲劇。片中關鍵的物件圖騰Cobb的台詞中輕描淡寫的說這是Mal的發想,用來區別夢境與現實,陀螺會不會停止運轉是為主角們進出夢境的識別,也同時是結尾埋藏的伏筆。姑且不論圖騰的設計是否太草率或者本身就沒有複雜設定以致沒有詳述,單看片中出現的圖騰:Cobb的配槍、Mal的陀螺、Arthuer的鉛骰以及Ariadne的西洋棋,似乎就屬陀螺的辨別度最高,但也最吊人胃口,其他的物件則應該都只能從質量來分辨。本身還是屬於比較樂觀主義,會想把看似開放的結局以圓滿來定義,所以陀螺停不停止,在觀影的歷程中(數位版/IMAX數位版各一次)也只是一個分歧點罷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獵影克 的頭像
獵影克

獵影克電癮台 amoviehunterx film channel

獵影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